Net_KKK


   想了想,上次通宵看少年们
   好像就是几天前的事
   评论里还是跟每个读者的嘴皮子话
   不知道追星是不是就这么凉薄
   我见过一个月的粉丝,也见过喜欢了四年
   放手照样洒脱的人
   当时满心欢喜说要见证一个组合的诞生
   现在早就被新欢迷的一颗心跌宕起伏
  
   为什么还没有脱饭呢
   大概是还惦记着
   当初在舞台上,眼里有星光的这些人
    真尼玛伤感啊

 
 
 
 
   
  
  

我与我的不可见光

  
      “泽希”  少年喊他的声音暧昧的像石子在湖面上点过,不停的激起一小圈一小圈的波澜,却又迟迟不深入。
      
      男人遏制不住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泽希”  少年的脸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微凉的手指撩拨着他发烫的皮肤,“你看看我呀”

    
       男人努力的低下头,可是怎么挣扎,眼前都是一片深谙的重影。
       “看看我”

       视野里突然射进一道强光,陈泽希猛的睁开眼,条件反射的扫落了手边大大小小的杂物。
       门口高大的男人弯腰放下手里的购物袋,疲倦的摘下眼镜,觉得太阳穴剧痛无比,“泽希,你该把那玩意戒了。”

       从房门外穿透进来的光打在陈泽希的脸上,凌乱,憔悴,红肿的眼球几乎要把上眼皮多挤出一层来。

       陈泽希慢慢的放松,懒洋洋的重又躺回去,“每天去嫖娼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怎么,你的小浪货没求着嚷着让你……”

        “砰”  一个红色的盒子直直的砸在他脸上,蹭过眼角,划出道血痕来。
         

         “你今天的晚饭,记得捡起来吃了。”
         男人淡漠的瞟了眼地上见了底的红酒瓶,和塑料纸上的星星点点的白色粉末,动作毫不温柔的甩上了门。

          陈泽希撇了撇嘴,有些委屈的把饼干盒子捡起来,幸好,还记得买草莓味。
      
          
      
          韩沐伯一直觉得自己做过最蠢的事,就是两年前圣母心泛滥的把陈泽希这烂摊子弄回了家,原本也算是干净整洁,阳光温暖的小独栋,硬生生营造出了一种美利坚红灯区的糜烂感。

        
         半夜下楼喝个水,都怕不小心踩到空瓶摔成脑残。更别说他那个唯一不太好的小秘密。
   
        噢,多亏陈泽希,这已经不是秘密了。
       他喜欢市区gay吧的那个小男孩,就是那个,每天伏在男人堆里,长的还算直男,张开大腿能骚出天际的小矮子。
  

         韩沐伯深吸一口气,  生活到底能不能美好一点。

          “沐伯,太干了,请给我拿瓶水”
  
           韩沐伯微笑,怎么就没给噎死你老人家呢。
 
          “照顾一下残疾人,谢谢啊”

           对,脑残是该被多关爱关爱。

  
        
       其实很想换CP写写,但是习惯了写希光沐凡之后,写其他都有些不顺手了。
       给还爱我的小天使比大大的心

       
        

          


     夏之光踩在单车的后座上,张开双臂,风从脸颊边掠过,把略长的刘海掀了起来。
     放眼望去,一片晃眼的绿意。
  
     “哇啊啊啊啊!! 再快点。”

     陈泽希握住单车的手把,脚跟一使力,耳边的风就又大了一些,铺天盖地的柳絮钻进衣领,粘在汗涔涔的脖子上。
 
      单车在曲折的路上平稳的转过几个弯道,停在明显崭新的复式木屋前。
      曾被夏之光狠狠蔑视过的精致门窗,还有大到近乎空旷的院子。
      陈泽希那色胚还煞有其事的解释,“这样方便你晚上叫的大声点”
      呸

      厨房里满满当当的都是昨天一时兴起买的肉和蔬菜,夏之光挑挑捡捡,拎出一袋切好的排骨,转头询问男人的意见
      “怎样?”

      陈泽希伸了个懒腰,顺势把湿粘的T恤脱下来扔在沙发角落里 “都行”
      答案随意的让人咬牙切齿。

     
       “滚过来帮忙。” 夏之光操着菜刀,威胁似的晃了晃。陈泽希叹息,倒是认命的走了过去。
       在一堆袋子里翻来看去

       “秋葵?夏之光你居心不良!”
       “去你大爷。”
       “这玩意壮阳啊”
       “我怎么知道”
      
       夏之光恼羞成怒的把那袋绿油油的东西扔到一旁,刀狠狠往砧板上一剁,“你丫给我滚出去,尽添乱”
       
        “是你让我进来的啊”  陈泽希无比委屈, “你是不是嫌弃我技术不好,你为什么偷偷买秋葵QAQ  ……”
  
         “滚!”
      

         山里的空气很好,就是蚊子多,到了傍晚吵的人烦躁不已。夏之光坐在院子的躺椅上,仰着头,等着天什么时候彻底黑下来,好数星星玩儿。

       
       陈泽希蹑手蹑脚的靠近,一手一罐冰啤酒猛的就往夏之光腰里塞。
       0.1秒后,少年愤怒的咆哮震落了树梢上嘿嘿嘿的两个野生小生物。

       “陈泽希你活腻了!”
       “哎哎,别,哈哈哈别他妈挠我” 陈泽希笑的眼睛都闭成了一条线,搂着夏之光的腰一翻身,把他摁在木地板上狠狠的咬了两口。
    
       “你是狗吗”
       夏之光摸了摸微肿的喉结,感觉咽口水都有些困难起来。
       “疼?” 陈泽希把他的手拨开,低头用舌面在牙齿印上黏糊糊的辗转。
  
       “还疼吗,疼吗疼吗疼吗……”
       夏之光忍着笑拍开他的头,不耐烦的喊,“滚开”
   
       “夏之光你还有没有别的话了,能不滚吗?”

       “去死”
     
      
      

沉息 终章


三年后

    伍嘉成擦着头发从雾气蒸腾的浴室里出来,水珠顺着发梢滑进衣领里。皮肤因为加州热烈的阳光而变得更加贴近大地的色泽。

    肖战长手长脚都搭在沙发上,明晃晃的冲他露出八颗牙齿。

     “什么时候来的?” 伍嘉成见怪不怪的把毛巾扔到床上,赤裸着上身在凌乱的衣柜里翻找衣服。

     “ 5分钟而已。”  

    “又要劝我去哪儿?” 

    

      “我像是这种人吗” 肖战挠了挠头,“你喜欢待哪儿就哪儿吧。”

     “哟呵,我想回中国。”

     “我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还这么执着回去干嘛?”

     

     “想记起来啊。” 伍嘉成用懒散的语调敷衍着。

      

      肖战不动声色的拧开矿泉水,灌下一大口,“那你就真的一点儿没想起来?”

     

      “怎么会,记得可清楚了。” 伍嘉成套上T恤,把水又抢了过去 “特别是一年前,在医院一睁眼就看到一个帅B一脸深情的跟我说,“空难,你脑子受损了,还记得东西吗?不怕,我是你朋友,我会送你去美国治疗的,天呐跟言情剧似的…”

     “滚你大爷的伍嘉成” 肖战差点被喉咙口未咽下去的矿泉水呛死。

      “要不是老子你能住这么好的地儿,泡这么辣的妞么。”

        “我喜欢中国妞。” 伍嘉成朝天翻了个白眼,“反正我什么都不记得,又不会给你添麻烦…”

   

      “啊,天气真好,我们去冲浪吧。”

       …

      “算了,实在不行,那就这样吧。”

       伍嘉成软了态度,反倒是像在安慰肖战似的。

     

      肖战沉默的看着窗户外明晃晃的阳光,他的确是隐瞒了不少人,不少事。

      比如在国内发布伍嘉成的死亡消息,比如,骗谷嘉诚说自己亲眼看到了尸体,再比如,骗伍嘉成他是因为空难失的忆。

      实际上都是自己的编排。是自己安排的医生给他洗脑,是自己非要做这么大的局,只是因为一年前一时的心软,不想让他死。

     

     要是当时伍嘉成知道这计划,估计打死也不会同意,这倔的要命的小孩。

     还不如就这么样改头换面自由自在的过完下半辈子。你在他们心里已经死了,他们在你的脑子里也死了,就这样,挺好的。

      

     “有机会的话,带你回你的老家看看,行吧”

    “那还真是难为儿子了。”

      “伍嘉成你想死啊”



       清晨,郭子凡今天醒的有些早,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一低头,腰上就是某人勒的紧紧的手臂,腿脚缠成一团。

        费力的掰也掰不开,终于忍不住去拽他的头发,好半天,男人才有了些反应,“别闹,子凡”

     

         很含糊,郭子凡却狠狠地愣了一下,这个韩沐伯,从来都是喊小野猫,或是生气了,就带全名的喊。

        “老…头?”

       

        男人像是没有听见,偏了偏头, 声音越来越小 “唔,别闹了郭子凡,找操呢”

         嗤,没变啊

        郭子凡回过神来,垂下眼,往男人怀里钻了钻,“韩沐伯”
      “韩沐伯?”
        “嗯…”
      “我爱你”

         虽然回应的,只有越来越沉稳的呼吸声。郭子凡还是禁不住的弯起了眉眼,我知道你也在的,小老头。

        




        南山公墓

       

      陈泽希懒洋洋的靠在跑车边,看着不远处谷嘉诚那张每次一上坟就跟八国联军侵华一样的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踟蹰着要不要上前安慰他的好兄弟一把。不怪他犹豫,只是每次看到伍嘉成的墓碑,都会想起他下落不明的光光。

        当年的通缉令轰动整个黑道,连伍嘉成都…自家那傻气的小孩能逃过一劫么。

    

         No news is good news 也算是应了这句话。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陈泽希掐了烟,挪着脚慢腾腾的往石碑方向走过去,提醒男人天色已晚。

       谷嘉诚把花放下,眷恋的用食指弹了弹黑白照片上少年的额头,然后起身勾着陈泽希的肩膀互相嫌弃着上了车。

       黑色的世爵轮子转的飞快,眨眼就带起了一阵尘烟,消失在公墓。

       而半山腰的凉亭里,这才走出一个身材纤瘦的少年,抱着一盆小小的仙人掌,走近刚刚有人的地方。

   

       石碑上用大红的漆刻了伍嘉成三个字,少年把盆栽放下,挨着冰凉的石块蜷缩着,看了很久车辆刚刚离开的地方,低喃

      “嘉成哥,入冬了,你那边有没有变冷。”

       我吗,我还挺好的

      THE END
   

    

    结尾是有…点仓促,😂不要介意了,我知道我写的越来越没有之前的状态,谢谢这段时间不离不弃的宝宝们吧
     真的很感动,从第一个赞,第一个人说喜欢我的文字开始。
     沉息也算是见证了我这小半年对少年满满的爱吧。
      会写希光的一篇番外,沐凡和嘉成好像就没什么好写的了,你们想到的不完整的地方也可以评论我,我参考参考,么么哒
       晚安,爱你们
       

       下个爱豆见(╭☞´ิ∀´ิ)╭☞

    

沉息 31

 

     见情敌呢,是不是该穿的正式点?已经到了约定地点,看着座位前巨大的落地镜,伍嘉成顺了顺刘海,使了些力去捋衬衣领子上的褶皱。
     服务生自动上了杯咖啡,杯碟上压着一小张纸条。
    
     5013

    咖啡厅的楼上就是酒店,5013,房间号么,还弄这么浪漫。
    伍嘉成用勺子搅了搅咖啡面上的拉花,没有喝,把纸条揉成一团扔了进去。

   
     有想过是陷阱,毕竟自己现在处于边缘状态。进电梯的时候,伍嘉成还是有一些犹豫的,按着开门键只考虑了两秒,手机短信又进来了,屏幕被自己在早上时摔碎了,透过交错的裂痕,还是能清晰的看见是一条彩信。

     是夏之光,在公园的长椅上喂鸽子。靠,卑鄙么,只会这些威胁人的招数。伍嘉成十分嗤之以鼻,心里却被这一套吃的死死的。
    

     门没有锁,一推开便是满满的让人窒息的香味溢出来。玫瑰花的,蜡烛的,熏肉的。
     没有人在里面。
     搞什么,有话直说就好了,弄这么多花样也不嫌累。

       叮叮
     是信息,伍嘉成差点没再一次把手里的东西甩出去。

     要葡萄酒还是红酒?酒?酒你大爷,我要杀人了。

     很快,又是接二连三的信息,昭示了对方还不错的心情。

     他在逗猫,还挺可爱的。

     要不要跟我倾诉一下你们的甜蜜往事,说不定我一心软,就放过他了?

      伍嘉成伶牙俐齿惯了,果然没忍住,抱起手机就开始噼里啪啦的打字,我男人才没这么容易死,倒是你,虚张声势这么久连面都不露一下,这一趟你还真当成约会了?

      我可是很努力的为了你着想呢,你看,你家老大要你三更死,谁敢纵容你到五更?

      关你屁事

      做人得学着脑子多拐几道弯啊,小奶猫。

      这话可说的意味深长,伍嘉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抓起手机,想了想,回他

      我要葡萄酒

      服务生在两分钟之内端着托盘进来了,略带金色的琉璃杯,衬的里面荡漾的液体也染上了一层光泽。伍嘉成不着急喝,用身上唯一不显奶气的修长指节去抠杯沿上的纹路,另一只手不紧不慢的给肖战打字。

     我第一次在越南看到谷嘉诚的时候,简直要被他的打扮傻哭了,我在想,就这么一个人,老大居然用上了我。你不懂,裹着个大白头巾,身上脏的要死,在路边逗阿拉伯人的蟒蛇。

    后来,我发现他看上去痴痴呆呆的,心里却精明的不得了,简直记仇的不行。我这么喜欢他,可不能让他讨厌我。

     伍嘉成停了下来,僵了好一会儿,直到屏幕暗了下去,才又逐字逐句的删去,端起酒慢慢的送进嘴里。

      有点晕,强撑着给小孩打了个电话

       喂,喂光光,你知道什么叫天妒英才吗,你这么傻,肯定能长命百岁,我也是?别,别傻了,我可聪明了。

  

      手机摔下去砸在脚上,疼的他倒抽了一口气。

     意识就真的开始远离了。他有点后悔,这男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啊。况且还不知道那变态跟我男人到底有没有一腿呢,啊啊啊啊,变蠢了。

   

     

    

     韩沐伯出院那天,医生在外面单独给郭子凡叮嘱注意事项。

     郭子凡抱着药,有些心不在焉,偶尔看一眼房间里臭着脸的男人,似乎正不乐意护士的肢体接触。

   “医生,” 郭子凡有些犹豫,压低了声音,“你之前跟我说的,他的人格…”

     “他的另一个人格消失了,证明他好了。”

     “可是这不是他,这对主人格不公平。”

     “本来就不存在主副这一说,不管怎样都是本体分化出的人格,哪一个消失了,这个人就算是痊愈了。”

    

     郭子凡一口气堵在喉咙里,这样么,“那…那谢谢医生。”

      “不客气。”

       “郭子凡!你好了没有!” 房间里的人又在嚷嚷了,离开一会都不行,幼稚么。

       要是老头的话,估计连病号餐都能自己做好。

      嗤。

    “笑什么”

    “没,想起一个老朋友”

   

    嘉成方面写的有些匆忙,预计两三章内就结局了,还有什么疑问没解开的可以留言,我下一章写。
    最近又要考试,忙,就不回评论了,怕回了这个那个会吃醋啦啦啦啦啦啦
    心里知道我爱你们就好
    晚安
    

沉息 30


    深夜,包裹严实的高挑男人反倒是有些引人注目。下班了的酒吧女摇摇晃晃的,一时不备撞进他怀里,抬头就跌进了帽檐下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让人很想要搭讪的瞳仁,又蕴着疏离的冷漠。
   “抱,抱歉。”

  
   男人礼貌的推开她,提着大大的旅行包,消失在一旁的楼道里。
     一路直直的走到天台,锁好门,在边沿处熟练的架上狙击台,透过红外线观测仪将对面的酒店仔仔细细观察了个遍。
     
  
    没看到熟悉的人影。明明是这栋楼…
    肖战换上了普通望远镜,又从上往下搜寻了一遍,五层,四层,三层……嗯?在第二层。
 
    窗户上贴了特殊材料,难怪了。反正本来也没指望狙击就能搞定伍嘉成。
    肖战倒是饶有兴致的看了好一会,这人演弱智演久了,行为似乎都有些低龄化的倾向。
    
     喜欢光脚到处跑,一上床就蹦哒,喝完牛奶后嘴边到处都是,也不记得擦,谁惯出来的毛病。肖战收了枪,把望远镜往包里一扔。
     算了,今天很晚了,明天再说吧。

   
   
    狭小的病房里,郭子凡坐在床头正在跟一个苹果做斗争。切的奇形怪状不说,也不管太大或是太厚,就往旁边男人的嘴里塞。

    韩沐伯费力的吞下一块苹果,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后颈敏感的地方。
    “记不记得上次你受伤的时候,我给你削水果?”

   “记得,你削的可好了,老头就是老…” 
    气氛一时就尴尬了起来,韩沐伯微微晃了晃自己吊着的大腿,叼着新递过来的苹果,漫不经心的样子,“子凡,你记性真不好,我最不会削苹果了。”

     “是吗”  郭子凡稍一恍神,差点把手指头给切了,“我忘了。”
    
     “他好不好。” 韩沐伯突然放低了声音,难得的有些紧张的模样。郭子凡笑着用黏乎乎的手去掐他的脸,“你管他好不好,我只喜欢你啊。”

    
     你看,那个的韩沐伯就从来不会这样直白的问我想要的答案,不会有这样热切锋利的目光,不会有总是张扬的眉眼,更不会这样,坦然的爱我。

   

    
     伍嘉成在酒店足足睡了两天,第三天被肚子抗议的实在受不了,打开手机正想点常吃的外卖,短信便如约而至。他这才想起自己用的是之前谷嘉诚买的普通号码,最容易被追查到的短号。

    找回形针想把卡取了,顺手先一步点开了短信。
    附了张图片,是谷嘉诚。
    头发凌乱,睡眼朦胧的在阳台上给花浇水,一看就是大清早的,前一晚可能还在一起过夜。
    备注了地点,时间是今天下午5点,希望见一面。

     来者不善呢。伍嘉成狠狠的把手机掼了出去,不知道到底是生气他拿人威胁自己,还是生气谷嘉诚竟然放人进他家里过夜。
     

    
     等陈泽希边开车边走完神,车已经停在了Alisa的酒吧门口。想想从第一次遇见夏之光到现在,真是过了好久了。

     干脆停好车,跟着热闹的人流走进去。今天似乎有活动,主持人在舞台上歇斯底里的手舞足蹈着,时不时发出杠铃般的笑声,引得泽希禁不住也跟着笑出声来,不知不觉的被吸引了注意力。

     一个嘉宾正在参加游戏,蒙着眼睛,触碰十个女人不同的指定部位,来猜出自己的恋人。

     有观众在下面小声的抱怨着,只碰一节手指啊,腰吗,这儿隔着衣服呢,那儿都长的一样啊,这怎么猜得出…

   怎么猜不出,如果在一起够久,是会产生一种直觉的,只要他站在你面前,你就知道是不是他。
   
     不出他所料,台上的男人竟然猜对了,女朋友搂着他的脖子感动的不行,看样子再来个戒指都能变成婚礼现场了。

     陈泽希点了杯马缇妮,等着看下一场戏,谁知道这无聊的游戏还真是没完没了。嘉宾换了三四个,游戏还是那个游戏。

     酒很快喝完了,陈泽希最后再环视了一眼,有些失落的抓了抓头发,看来一个人喝酒还真是没意思,下次得拉上老谷…

     出门时又有一大波人涌进来,相互推挤撞掉了他手里的钱包。陈泽希有些不耐烦的弯下腰去,费力的稳住身子去够自己的钱包,妈的,要不是里面夹着夏之光的照片,老子才不捡。

      一个又一个人从他身边经过,陈泽希终于把包拿了起来,直起身子的那一瞬间,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像过电般传遍四肢百骸,像用了十年的香水味钻入鼻腔,像睡了十年的床与脊椎的契合度,像触摸了十年的键盘上面的纹路与指纹的圈数重叠。

      是一种直觉,他在你身边,你就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沉息 29


     男人把韩沐伯的左手扣进铁环里,心情很好拍了拍他的脸蛋,“对了,你的小宝贝儿…你该不会觉得我真的会放过他吧?”

     韩沐伯的帽子还没有摘,低着头,遮了大半的脸,只看的见他微微掀动的嘴,声音轻的听不见 “我想也是。”

     

     “你说什么…” 

     西装男凑近了一点,谁知道韩沐伯的右手突然挣脱了,猛的一拳打在他的颧骨上,在他痛的弯腰时,抬起膝盖把他扣在地上,一手伸进他西装口袋,把手铐钥匙拿了出来。

      “我说,你真蠢。”

       “呵”  男人捂着脸,“你也是啊韩沐伯,轻举妄动有什么后果,你不知道。”

      韩沐伯脸色骤变,卡着他的脖子把他推到墙上,大力到能清楚的听见男人后脑勺磕上钢化墙壁的声音。

      “你试试。”

      “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三层楼的高度,郭子凡半个身子都悬在了窗外,摇摇欲坠,好像风一吹就会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失控的飘开。

    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突然崩断了,耳膜像被空气堵塞住,一片嗡鸣。

    眼前也越来越模糊,沙地不见了,青灰色的楼房不见了,层层包围的保镖打手不见了,只有那个少年单薄的身影。

     “韩沐伯,当年在训练营,你是怎么害死陈暖的,现在,我就怎么让他死,这跟公平…”

      训练营,陈暖,训练营,陈暖

      尖锐的痛楚从大脑皮层到神经末梢,韩沐伯撑着地面,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我想起来了,我…不,不是我

    

     “韩沐伯,那个女孩,你好歹给人家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躺一张床上就是上过了吗?”

      

     

      “韩沐伯,我求你了,你去跟教官解释吧,不然我就真的要从这里跳下去了。”

      “没空。”  彼时的韩沐伯正揣着创伤膏,心里满是另一个少年今天受伤的情景。

      这件事,他其实已经安排好了,只差上头批文下来。

     女人就是麻烦,还得解释…

     “砰”

      啧,还没耐心,韩沐伯对她的死的确是处于情感漠然状态,只是,一想到自家那个心软成性的,就心烦这件事心烦的不行。

       后来,好像是有个男的穷追不舍。

        “陈硝”  韩沐伯慢慢的转过头,脸还是那张脸,整个人却像换了个灵魂。

        “想起来了?” 陈硝的手伸进桌子底下,悄无声息的按了按一个凸起的地方。

    

      “可是来不及了”

       

      才不是呢,如果你真的很想做一件事,就没有来不来得及这一说。

   

      时间就真的如同被放慢了一样,浮云减缓了掠动,飞鸟停下了羽翼,奔腾的溪水为了搁浅鱼而逗留。韩沐伯有些痛恨郭子凡今天穿的是深灰的衣服,快要跟楼房融为一体的颜色,让他差点找不到他的身影。

  

     郭子凡在掉下去的那三秒里,想的是自己的新年愿望,放烟花的时候老头还在厨房里忙活着把饺子捞出来,他想,找个时间一定要亲一下这个老头,看看触感跟那个变态有什么不一样,以后…再深入了解一下,总是透过那个韩沐伯的影子,去接触这个韩沐伯,好像对他不公平。

     既然那个变态不会再出现了,那我们两好好过也行?

      

      

    最后一秒,郭子凡听到的是骨头明显错位折裂的声音,不是自己的。

    “韩…韩沐伯!”

    “小野猫,你真沉。”

     韩沐伯急促的喘息着,拍了拍郭子凡的背,“还能起来吗,帮我叫个救护车啊,腿骨应该折了……唔”

     郭子凡捧着他的脸,重重的亲了上去。

     真疼,嘴里还有沙呢。

  

    

      C市

       少年往咖啡里相继倒入了第五杯奶精和第三包糖,服务员不忍的停下来问他需不需要甜牛奶。夏之光摆了摆手,说自己才不喝那甜腻的玩意。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示意他收到了信息,划开,是嘉成。

         

        “我要退出了”

         手一抖,勺子掉进了咖啡里,溅的四处都是深褐色的痕迹。

        “之光,如果我死了,不要冲动。”

         去你妈的死了,去你妈的不要冲动,知道会死你还…很好,夏之光用差点没把手机捏碎的力气,给他回了条信息。

        “我陪你。”

  

          

        MOIS是从来没有见过光的组织,世人不知道的,才恰恰是最可怕的。

        带着所有的秘密退出,伍嘉成,你疯了。

        那你又是怎么回事呢,夏之光?

        大概是,也不清醒了。

      

        三天后,黑市的最高悬赏令,是两条命。

       


       江边,谷嘉诚塞了满嘴的虾,含糊的试图去喊对面的人,让他帮忙递一下纸巾。

          “干嘛呢?”

       肖战今天套了件粉红色的卫衣,看上去小了好几岁,嘴角一弯,露出两颗兔牙来,简直叫人心都化了。

        “没,就是有钱赚了。”

        “干什么的。”

        “怕吓着你。”  肖战拉过他的手,细心的帮他把蒜蓉擦干净。

        “我是要人命的。”

     

沉息 28

  
   
    本来要更沐凡,but 大总攻的生日,那就更个甜甜的小回忆,祝泽希新的一年里,跳更帅的舞,撩更多的妹,希望记忆里的希光一直都好
     我 爱 黄 暴 小 能 手
   

    “泽希,泽希”

     半山腰上的小房子,阳光正好。整个草地被照耀都成了浓重的暖橙色。

      少年只套了件宽大的卫衣,露出两条笔直白皙的腿来。手里抱着加大版的乐事,边跑边往外掉。

      

      陈泽希回头,手里是刚剥好的橙子,还没来得及吃就被抢了过去,夏之光的得意的叼着一瓣非要凑过去喂他。陈泽希嫌弃的别过脸,手一伸,把橙子塞进他嘴里,顺势勾着舌头不让他合上嘴。

    

     “唔…” 夏之光炸毛的抬腿就要踹,被男人灵敏的躲了过去,一手的唾液,恶心的就往他大腿根上蹭。

    “嗷, 陈泽希!”  

     “穿成这样也好意思出来……哎?张妈。”

     夏之光惨叫着捂住裆,转头,分明只有山间快要落尽的夕阳,和轻风中有些摇曳的枝叶。

     “陈泽希你有本事别跑。”

     “你有本事光着屁股来追啊”

      

      山间的夜里很凉,夏之光嚷着非要把墙上的壁炉开了。

      陈泽希被他缠怕了,披着大衣去折了几根树枝,弄了半天才生起一小团忽明忽灭的火来。

     回头见夏之光连地铺都打好了,一脸明显的期待。

    “你还打算睡在这儿啊…”

    “我还想听摇篮曲~”

     陈泽希简直败给他了,还童心未泯呢。

 

    “我说你是不是还喜欢看白雪公主七只小矮人什么的。”

   

      夏之光难得不反驳,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腻歪在他身上。

      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陈泽希无奈的顺着他的背,哼起了加拿大的民谣。

       

      偶尔还伴随着木枝爆裂开来的细碎声响,夏之光慢慢的陷入了睡眠。

      陈泽希低头就吻上了小孩的眼角,触感还挺好,忍不住又亲了亲。

    

    

      第二天醒来难得没有见到赖床的小孩。陈泽希一下就瞪大了眼,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喊“夏之光!夏之光!”

        张妈忙举着锅铲出来,“小少爷在院子里呢。”

      

       偌大的院子,小孩趴在树干上拿着手机在看什么。

       “懒猪。”

       小孩不乐意的撇他一眼,“你才猪”

       “在看什么呢?”

          “当猎人抽出刀来杀公主的时候,他看到正在采花的公主,纯洁,善良,犹如天使一般,猎人不忍心杀她”

 

       “嗤,不是吧,白雪公主?”

       “这个版本翻译的不好。”

       “小公主,下来吧,哪有在树上看童话的,你找感觉呢。”

       夏之光抱着树不肯下来,“泽希,你给我念英文版的吧。”

      “行行行,Once  there was a queen……”

      “噗嗤”

      “又怎么了”

       “你背的还挺熟。”

    

    

      “我下次还要来玩儿。” 走的那天夏之光很是依依不舍,抱走了陈泽希房里的猴子玩偶。

       那时候陈泽希还赶着回公司处理事情,一边拉着他一边打电话,“好好,小公主,我们下个月还来玩好不好。”

  

   

       没有下个月了,他们之间总是吵架居多,吵完了打,打完了就在床上修养,好不容易缓和两天,陈泽希又忙了起来。

        又是一个废寝忘食到深夜的晚上。陈泽希从电脑前抬起头,巨大的落地窗的前,往下看是斑斓的霓虹,往上看却只有稀稀落落的星星。

      

      好像有人在夜幕里喊他,央求他唱首歌,或是切个水果。

      

     眼泪猝不及防的从眼角争先恐后的掉下来,大颗大颗的打在键盘上,在缝隙间聚成一个小水洼,真没用啊陈泽希。

     

沉息 27

   面前好像有一个人,站在比他矮一些的位置,白炽灯把他的身影拉的好长。
   冰凉的指尖挑开了自己的领口,暧昧的扯开。

   郭子凡的眼睛上像被蒙上了一层雾霭,努力的睁开也看不见眼前的事物,胃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而酸痛不已,上下唇相互触碰的时候能感觉到两层干裂的皮质。

    “啊!”  刺骨的寒水从领口灌下来,郭子凡骤然睁开眼,因为突然接触到强光,而让眼前又是几秒的黑暗。

      “终于醒了,小宝贝儿?”

      西装男的声音。

      郭子凡简直想胃酸倒流吐他一脸,你妈的死变态我…#&*%,草&#+,

     “别生气,来对屏幕打个招呼,你的旧情人可是马不停蹄的来了。”

     这一看就是外国人,马不停蹄是这么用的么!没文化…靠!你说谁来了!

     “子凡。”

     有些沙哑的声音,低低的,透过无数看不见的网络电缆传达过来,在狭窄的房间里缭绕。

    郭子凡一时委屈的不行,人就是这样一个脆弱的生物,一个人的时候坚强的不得了,一旦有了人依靠,你就恨不得把命都抵在他身上。

   “子凡,笨死了。”

   “闭嘴。”

     砰。

     男人突然抓起靠在墙上的棒球棍狠狠地打在郭子凡的肋骨上。

    猝不及防的攻击让他霎时惨叫了一声,整个人痉挛的颤抖起来,起码有两根肋骨应该裂开了。

    郭子凡一时连骂人的心思都没有了,勉强的睁开眼,模模糊糊能看见屏幕对面的韩沐伯愤怒的站起来。

     “眉目传情够了吗,韩沐伯,你留下,你的小男孩就能回家了。”

     

   

      不要,韩沐伯,这男的很变态,真的,万一你……脑子里千回百转,嘴唇却颤动着说不出半个字。

    郭子凡无力的垂下头,一滴泪滑下来,从被扯开的领口掉下去。划过冰冷的胸膛,带起轻微的刺痛。

   

      

      “好。”

      郭子凡被蒙上了眼睛,两个人架着他,不知往哪个方向拖拽着。

     好像是出来了,皮肤能感受到新鲜的空气,很快,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根本就不是要放了他。

      卑鄙。

      郭子凡闭了闭眼,不行,要是进了房间,就没机会了。

      

      被6个壮汉围着的少年突然脚下一软,显些跌倒在地上。

     “妈的,娘们儿一样,给我起来。”

      “呃……”  郭子凡摇摇晃晃的往前扑了几步,像是难以站稳的样子,一时竟然挣开了卡住他的手。

     壮汉不耐烦的上前,刚想把他拉回来,谁知道少年突然俯身摘掉了眼罩,单手撑在地上一个旋踢,放倒了临近的两个。

      “靠,快拉警报。”  

      郭子凡踩在男人的背上,借力向后空翻,一脚勾住一个男人,膝盖一弯,便绞断了两个人的脖子。

     再快点。

     郭子凡强忍着一阵恶心,眼前已经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色块,长期在暗处一时难以接受刺目的

阳光,头晕,胸闷,眼角抽搐。

    

     郭子凡的后背被偷袭了一掌,额头连着鼻骨磕在地上,这下真是五脏六腑都在抖了。

    一小支黑衣男已经从远处的那张门跑出来了,郭子凡挣扎着翻了个身,避开打下来的第二拳,

顺势抓住男人的手,借力起身,转头开始往外面跑。

   

     没有门,4点钟方向有两米左右的矮墙,很好。

      

      手已经抓住墙沿了,只差把膝盖抵上去…

      

      “Anastasia,哭一个,就让你妈妈回来,好不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尖利的哭叫从高塔上的扩音喇叭传出来,在围墙里回响着,还有空地上的扬声器,墙根里的音响,三百六十度的,凄惨的哀鸣。

      起风了,郭子凡只停顿的几秒,身子就被大力的扯了回去,整个人被摁在地上,粗糙的沙砾刮过脸颊,温热的血顷刻就涌了出来。

      竟然,觉得很温暖

   

       

      

       六点,陈泽希停在便利店门口,掏出手机准备给小孩儿发条短信,问问要酸奶还是巧克力,虽然他一定会两个都要,但是,总得讨到些条件来才划算……刚刚还匆忙说要回家准备惊喜,嗤,难不成还要来个制服诱惑?蜡烛皮鞭,人体盛宴……

      “叮”

      啧,小孩就是小孩,肯定等急了。

     陈泽希兴冲冲的划开短信,才看到第一句,笑容已经凝固在了脸上。

        

      泽希

        既然已经没有我留下的理由,就不必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毕竟天生为敌,何必再生枝节。

        狭路相逢,是我的运气。

          

     

        泽希想起有一年过节部队里放电影,里面有个男人说过的话。

        他说,“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很多曾经看过的小说,大多都是残缺的,没有善终的,在别人的故事里难过了好多次,最后把自己都迷失了。
      
      初恋是一个月就分的。他是个很单纯的人,一直到现在都对我掏心掏肺的好。
       可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再心软,也没有办法跟他共度一生。

       所以我希望,还是那句老套的话,喜欢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
      

       晚安


     

         

沉息 26

   有那么一点污我怕被吞就直接上链接啦
   沐凡的部分写的太纠结所以就只更了一小段
   希光这块……不污能叫希光吗[微笑]
   微博标题写成25章了又搞错了真的好烦啦老年痴呆真的好难治
    昨天好多宝宝跟我再见呢,不知道今天还在不在( ̄- ̄)
     别让我看见你们暗搓搓的在这儿吃肉渣,哼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55259264345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