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1001 (多CP向)

监禁

   “战战,起来吃饭。”韩沐伯站在床边,淡淡的开口。
  肖战眼也不抬的转过身去,沉默
    护工端着餐盘左右为难,“韩先生,你看…”
    “子凡,进来。”韩沐伯突然扬声。

   “架住他。”韩沐伯端起盘子上的小米粥,捏住肖战的下巴就开始往里灌。

    肖战反应过来开始挣扎,还没来得及咽下的小米粥顺着嘴角流下来。韩沐伯弯腰温柔的舔了舔他唇边咸淡适中的米粒,“不吃饭,那做些其他事好不好?”

  
表面死对头

 “那位同学,过来记个名可以吗?”

  韩沐伯咬了咬牙,不阴不阳的冲肖战递去一个微笑,“纪委,要不要这么绝,才30秒而已。”

   肖战微笑着把笔伸给他。

  下午5点,天台上

   时轻时重的暧昧声响蔓延开来,肖战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的抓住护栏,身后是气定神闲动作着的某人,“不就是迟个到…下次还记吗?”

  
 一家

   地震了,伍嘉成含泪看着房子的废墟,转身,韩沐伯正扶着被砸伤了腿的磊磊,子凡靠在老谷肩上睡着了。幸好。

玷污  (粤澍)

     恶魔总是忍不住偷看守门的天使,太可爱了,总是迷糊的眼睛,呆呆的表情。想把他从神坛上拉下来,看他的羽毛染上污垢,眼角变得通红,在承受不住的时候哀婉的求他。

   

   

 嘉成又哭了,老谷面无表情的蹲在他身边,说“别哭了,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嗤”

  

底线

   除夕的街道异常热闹,泽希把夏之光压在敞开的窗台上,狠狠的冲撞着,看少年惊恐的脸上眼角越来越红,“光光,喊我,大声一点”

    

 背叛

   白澍回到宿舍时,肖战正半搂着彭楚粤给他讲睡前故事。于是他失落的推开白队的门,正要喊老谷,却听见泽希沙哑的喘息,“嘉诚,昨天少年频道的笑话不好笑吗,我再讲一个怎样,嗯?宝贝儿,别哭啊”

   

  外出购物

   老谷推着笨重的购物车,嘉成絮絮叨叨的在一旁挑选着“凡凡的鞋刷坏了,磊磊的沐浴露也没了,沐沐的腰得买个按摩器…后天小粤生日,白澍要的书…光光的零食,这个跳舞垫给泽希拿一个,呀,这个饼干战战喜欢,春春戴这个肯定好可爱的……隔壁王大爷的风湿患了,楼上赵奶奶家没酱油了,两个村外的何叔叔………”

    老谷“……”

   

  

  上下床

   肖战一个缓慢而用力的抽动,身下的韩沐伯险些失声喊出来。

   床板发出微弱的抗议,隔壁床的室友砸了咂嘴,“嘘…沐沐,会吵到别人哦。”

 

  家教

  “伯母你好,嘉诚回来了吗?”

  “这野孩子,肖老师,你先进来喝杯茶吧”

    “我去他房间等吧。”

     肖战温柔的摊开书坐在床边,看满身大汗的谷嘉诚冲进来脱下球衣,露出漂亮的肌肉线条。

    “看够了没有。” 

  肖战伸出手指沿着他的人鱼线一路向下,听他逐渐沉重的呼吸,“下次再迟到,会有惩罚哦”

   反目成仇

     白澍扑到肖战身上,然后被癫狂的彭楚粤扯了起来

   

   报复

   伍嘉成吃光了彭楚粤的橙子

   

    幼稚

  夏之光发烧了,郭子凡故意在他床边吃零食。

  “媳妇儿你能不能出去吃”

   “不能”郭子凡凑近他,呼出薯片味的气息,“谁上次趁我睡着踩脏了我一排鞋!”

   夏之光盯着他红肿的嘴唇,突然抬头舔了舔上边残留的碎屑。

    “啊啊你会传染给我的!病毒反弹!”

    “反弹无效。”

 

     

与爱无关

  “老谷,你这件衣服真的很丑”

  吻痕

  “嘉成,你这件高领毛衣穿了6天了”

   

起床气

   老谷迷迷糊糊的总听见扰人的声音,真烦啊,让我再睡一会儿啊,手不自觉就挥了出去,

    吃早餐时,他看见嘉成泪眼汪汪的低头扒饭,右脸有一圈红肿的痕迹。

上学
    嘉成甩着书包经过张姨的早餐店时,那个深蓝色的背影正微仰着头,把牛奶灌进嘴里。
  “老谷,走啦。”
    他转过身来,脸颊还鼓动着,像昨天动物世界里懒洋洋的树袋熊似的。
  “哎,等会儿。”
    匆忙的扔下钱,小跑出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嘉成儿,今天下午有比赛,来不来?”
   “不是有你的好兄弟在吗?”伍嘉成还在记恨泽希昨天调侃他们是一对儿的事。
   “呦”谷嘉诚摸了摸少年蓬乱的短发,晨曦折进漂亮的眼里,“兄弟怎么能跟媳妇儿比呢”
   “谷嘉诚!……烦死了”

评论(1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