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1001 (希光)

     我在想,我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平淡无光,没有你。
    

     夏之光从床上惊醒,指针停留在四点十三分。脚不自在的伸了伸,立刻就被冷得缩回。一个人睡的时候,被窝的下半部分总是冰冷。
     以前,以前可不是这样。
     那个人比他高一些,身体像性格一样,总是冷不下来,像有个暖炉在身边。只是枕头总被抢去,他还要为自己辩解“光哥你枕我肩膀上就好了,胸上也行啊哈哈。”小人得志的模样。
   
七点
     夏之光起床,把堆了好几天的脏衣服塞进洗衣机,去拿洗衣液的时候,意外的摸到角落里不知什么时候掉落的黑T,上面印着脏话的单词。那个人穿这件衣服跳舞的样子又浮现出来,夏之光颤抖的手扶住洗手台的边缘,眼底有水光摇摇欲坠。
   
九点
     吃完了早餐,把盘子端进厨房。橱柜上是邻居送的草莓。夏之光垫脚取了一颗下来,拿在手里出神。想起了自己生日那天,那个人恬不知耻把他按在梳理台上,低沉了嗓音,存心要引诱他“光光,想不想要成年礼物。”然后把草莓压进他难以启齿的地方,一片泥泞的汁液。明明是自己的生日,最终却是自己吃了亏,筋疲力尽的跪趴在沙发上,声音沙哑的求饶。
   
十二点
     想吃三种菜,只可惜一个人吃不完。
   
下午两点
    夏之光从电脑前抬起头,发现午睡的时间已经过了。那个人…他痛苦的捂住头,别再想了,反正都已经不在了。
  
下午五点
      预约了很久的餐厅终于有位置了,在有大片落地窗的旁边。夏之光盯着遥远的地面。那人曾在楼下搂着他说“等老子有钱,我就包了那一整层,把你按在玻璃上,想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成天满脑子都是废料,夏之光忍不住笑了笑,回过神来,眼前又空无一人。
 
晚上九点
     不停的按着遥控器,综艺太热闹,不敢看,球赛没人和自己一起欢呼,不敢看,肥皂剧甜腻的更让人心里发酸,最后调了新闻频道,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街道上的人们正在欢呼。夏之光抓了抓头发,关了电视。

  
四点十三分

  夏之光从床上惊醒,下意识的伸了伸脚,一片冰凉。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