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9

  三个月后  C市
    
    震耳欲聋的音乐里,少年一边扭动腰肢,一边举起手挥舞着。镭射灯旋转着投下五颜六色的光点,女人娇媚的喊叫,酒杯彼此的碰撞,以及鸡尾酒洒在吧台上蔓延开来的甜香…
   
   少年有些不知清醒的错乱了脚步,好像被气氛熏得太燥热,外套半脱不脱,耳根也泛起暧昧的艳红。
   
   几个轻快的跃步,一转身,不小心扑进来人的怀里。
    “啊,不好意思。” 少年苍白修长的手看似无意的搭在他的胸前,小指偏巧落到那点敏感上面,似有若无的辗压。
   
     男人又怎么会不懂这种暗示,怀里的少年正矮他一个头,抬眸看他的时候,凤眼湿漉漉的,长睫微颤,长臂一伸就把他带向酒吧的偏僻处,按耐不住的想吻他浅色的唇瓣。
    
     少年笑的花枝招展的避开了去,食指按住男人的额头,突然面色一变,另一只手从袖管里抽出刀片来,插进男人的后颈里。
      
     “下次一定好好招待你,好吗?”
      
     少年在他衣服上擦干净了刀片,语气里满是宠溺,像对待自己的小情人似的。

     

       回到家,那两个人还在不知疲倦的打情骂俏,从诗词歌赋…呸。他两对骂的内容不是黄色就是幼稚,简直无法直视。
   
      “光哥,任务结束啦?”
      “光光,快来,蛋糕给你留了一份。”
        算了,这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B城
   王钰威站在办公台前,右脸上是一道新鲜的划痕,血迹预干未干。
   墙角还委屈的躺着一个文件夹,显然是他伤口的始作俑者,不,不是,面前暴怒的男人才是。
    
    “你是废物吗?三个月,三个月你连他一点踪迹都查不到?背景也查不全,你背后的情报网是拿钱吃屎的吗?”
    
    “陈先生,我们…”
     
    “你们已经尽力了是吗?”
     
    陈泽希叼着DAVIDOFF,喷出一口浓郁的烟雾来,他的额角有一块狰狞的疤,显然是新伤。
     “兔崽子还真是看不出来,居然是混黑的…” 陈泽希嗤笑,抽出烟在办公桌上随意的抖了抖烟灰,“你说我一个正直的好军人,怎么能放过这种社会祸害呢?是吧…”

     王钰威站的笔直的腿不自觉的在自家老大阴狠的笑容里颤了颤。

     
    夏之光是吧…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我有的办法,让你抬高了屁股再哭着求我一次。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