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君之砒霜 (碧欢)

     
 
    彭楚粤曾经跟别人开玩笑说,舞台上的肖战,漂亮的跟白雪公主似的。
   肖战在某个夜里是这样回答的,他说“如果我是白雪,那么你就是那口毒苹果。” 
  卡在我喉咙不上不下的位置,咽下去会死,咳出来,不舍得。

    “刚北漂的时候,身上只有三百块钱。” 彭楚粤叼着烟,吐出口浓郁的白雾来。刚正的眉眼偏生给带出了一丝妖娆的味道来。
   肖战捧着茶杯,缩在沙发阴暗的角落里,感觉被冻得僵硬的指节有了些回暖的现象,“后来呢?” 他有些漫不经心的问。

    “后来,这不就碰上你了么。” 彭楚粤咧开嘴角,直接将烟按灭在掌心,“走吧,演唱会要开始了。”

     肖战拉住了他的手,不悦的看着那处多次灼烫出的伤痕,轻轻的放在唇边,用舌尖碰了碰。
     “早就没有知觉了。” 彭楚粤缩回手,把演出服扔给他,很土的样式,套在长手长腿的肖战身上,配一张美人脸,却怎么都好看。
    “不错。” 
    彭楚粤一边帮他扣扣子,一边上下其手的揩油。
    肖战略微低头,这个姿势太方便了,丝毫不输于自己的脸就在眼前,偏头就能亲到那干裂的唇。
    事实上他也这么干了,几乎凶狠的含住自己肖想已久的柔软,暴虐的辗转。

    彭楚粤没有挣扎,可是也没有情绪 “别留痕迹,一会很多人看着呢。”

     没心没肺。
    肖战几乎想骂人。

  

    舞台上的彭楚粤是华丽的,黑暗的,漫天桃花满地声色,不及他举手投足间的一个婉转低音。

    肖战只给他合音,或生涩的伴舞。

    依旧是一场漂亮的落幕,聚光灯下的男人单膝跪地,化了浓妆的脸媚得滴水。不知哪家单纯的姑娘又在台底下撕心裂肺的喊,“我爱你彭楚粤。”

     真是笑话,肖战轻蔑的转身,心里又是止不住的羡慕。

       

       妈的。他暴躁的推开更衣室的门,意外的看见有个短发女孩正在收拾满地杂乱的衣服。

        “你是谁?” 

        “我…我是新来的助理…”
        女孩慌慌张张的,抱着衣服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肖战忍不住心软了一下,毕竟只是个女孩。

      “算了,你先出去吧,我换衣服。”

      “好,好的。”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肖战忍俊不禁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另一个人,也是呆呆的,很可爱。彭楚粤的前男友。

 

       前男友这个词还真是不讨喜,肖战发现自己的心情又不好了起来。

        两年前自己跟彭楚粤表过白了,喝了酒壮了胆,可是对方清醒着呢。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自己也是有自尊心的好吗,何况是他这种骄傲得过分的人。

   

         一个男人而已。

        可是这个女孩莫名的让他开始有危机感,太像了,和那个,已经死掉男人。

   

        

        果不其然的,一个星期后他买了盒饭回家,从客厅到房间,散落了一地暧昧的痕迹。皮带,裙子,白衬衣上浅淡的唇印。

         肖战冷笑,拿了外套就又出了门,一直抱在怀里尚带余温的盒饭,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多余的,即使再好,也是多余。

       

       

     彭楚粤的初恋,是大学话剧社的社长,常年简衣素服,眉目柔软,说话一股子干净委婉的格调。

      初恋总是难忘的,只不过是赶上了好时候而已,肖战越想越觉得自己的鼻腔里都要冒出些酸味儿来了。

      他开始想自己是不是该放弃了。他不怕跟人争,可是活在彭楚粤的心里的人,烈火烧不灭,巨浪淹不没的这样一个存在,自己好像压根就没有胜算。

        放弃么。

        那就试着放弃呗。

        肖战整整半个月没有回两人合租的房子。每天喝喝酒,打打球,在网吧凑合一夜,或是坐在江边,看着从明到灭的夜灯,感觉竟然很自在。

        去他妈的彭楚粤,回去就把房退了,老子有唱功有脸蛋,单飞照样有人捧。

       清冷的夜里,忽然一阵冷风钻进他微敞的领口,肖战弯下腰,眼泪顺着脸颊就滑了下来。心口冰凉一片。

       闹市里又在放彭楚粤翻唱的歌,沙哑的声线,每个音节都想让人专注的听清。

       

         我越来越怀疑谁说爱过是幸福

         反正身上都是未痊愈的伤口

      

        肖战挣扎了两天,还是决定回去先跟彭楚粤说清楚。

        小租屋的门口还插着大半个月前自己买的凤尾花,叶子已经枯了大半。

        推开门,一股潮湿霉烂的味道扑面而来,仿佛被滞留了多天终于找到了出口。

 

       “咳咳,靠,什么味儿。” 肖战摸索着去开灯,震惊的发现客厅里像被洗劫过一般,桌上凝固的汤渍,角落里堆成山的脏衣服,茶几上五六个叠在一起的泡面盒。

      “疯了吧,彭楚粤!彭楚粤!” 肖战差点要去踹他紧锁的房门。

       好在彭楚粤及时拉开了门,杂草般的头发,胡子拉碴,眼袋就快掉到脸上。

       “肖……战?”

       “难为你还记得我叫什么。”

       肖战崩溃的扯住他往下滑的衬衣,“我说你这几天是死了吗,客厅是你一个人的是吗,叫个外卖就这么难?你的小情人呢!你还要抛弃多少人,白澍就这么好吗!”

        彭楚粤拉住有些近乎失控的肖战,半饷,才委屈的低声呢喃了一句,“我饿了,不想吃面。”

      像百万烽火在心里漫延开,浓烟呛的人涕泪不止。

      肖战想,他这辈子算是完了。

      

      一天晚上,彭楚粤陪几个影视公司的人喝酒喝到了凌晨四点,回来的时候吐了三次,手里死死的抓着一份合同,手舞足蹈的嚷嚷着:

     “肖战,宝贝儿,你可以去拍戏啦,你去拍戏吧…”

       肖战一边给他洗澡,一边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把漂亮的桃花眼哭得通红。

      “彭楚粤,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你忘了白澍吧。”  

       迷迷糊糊的男人在氤氲的水汽里努力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哭成了一团的肖战,想要伸出手去抱抱他,脑海里却突兀的闪现出这样一副情景,像旧电影的闪回。

 

        他抱着白澍在树下亲吻,用鬓角又硬又刺的短发扎他的脸,看他摆着手笑弯了腰。

        在他笑的空档,自己的眼角无意扫过不远处的球场,学生会的几个人正在检查风纪,有个高个子正懒洋洋的坐在双杠上,一条腿吊下来晃荡着,侧脸很好看。像是察觉到他的目光,那个男孩转过头来,只一眼,又淡漠的转了回去。

        “肖战……”

         “嗯”

        “不好。” 彭楚粤歪歪扭扭的站起来,肖战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赶忙去扶他,“你说什么?”

          “不好,不在一起,不忘记树苗。你也不能离开我。”

          

        这样太自私了。我凭什么要顺着你。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

        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了很多反驳,肖战愤怒的对上彭楚粤的视线,话一出口却是这样无力,

       “这不公平。”

       

       彭楚粤抱着他,不顾身上的水浸湿了男人的外套和裤子,“我可以对你好,肖战,我可以赚钱,开很多场演唱会,我可以学着做饭,我们可以像情人,……”

       树苗已经死了,把名分留给他好不好。

       肖战看着他难得的语无伦次,愤怒之余又是无尽的悲凉。

       哀莫大于心不死。

       他掰开彭楚粤扣在自己腰上的手,看他逐渐失落的低下头去,努力的想要变回之前那个高傲的样子,“如果你不能接受,你也可以…离开。”

  

       “不是说可以像情人吗?” 肖战在他震惊的抬头那一刻,准确无误的吻下去,勾着他的唇舌,逼着他把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从现在开始不准说话,可以叫,或者喊我的名字。”

       

      “肖战。”

      “嗯”

       

      清晨6点,天际泛起了浅浅的鱼肚白,在朦胧的光亮里,肖战拨开男人被汗水浸透的额发,小心翼翼,无限温柔的,把头挨在他的枕边,闭上了眼睛。

      [ 如果是梦,我希望溺死在这一刻。

     


       两年后

        肖战在阳台上挽着裤脚摆弄刚买回来的蔷薇,身后的人端着柠檬水,赤脚在小水洼上蹦哒。

        “哎,你还没说后来怎样了呢,你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

         “后来啊,这不就碰上你了么。”

          “敷衍!”

         

      是啊,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呢。肖战无奈的笑了笑。

      因为这世上哪来这么多你情我愿的感情呢,彭楚粤根本就没有挽留过他,他和那个女孩结婚了,一儿一女,美满的不得。自己自从离开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至于很多年前,在大学检查风纪的那一天,他确信,彭楚粤是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的,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忍不住追随他,然后,沦陷这么多年。]

    

     *双结局向,括号内为第二结局
     *不上升真人
    

评论(2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