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14

   
  你是不是喜欢夏之光,喜欢夏之光,夏之光。
     
   郭子凡的思想一开始是被带跑了的。

   是啊,他到底喜不喜欢夏之光呢?不,等等,老子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夏之光啊,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既然你这么问了,你是不是对老子有意思?我要捅破这层窗户纸说清楚吗,万一他只是随口问问呢?那以后我还怎么理所当然的在他身边呢………

    

     他想的太久,以至于韩沐伯以为他不想理会自己。于是他放开他,开始弯腰把脏衣服往洗衣机里塞。

    

     “为什么这么问?” 

     “随便问问。”

     你看,意料之中。

    郭子凡又沉默了下去。

     
    很久,他突然很轻的喊了声男人,韩沐伯发誓,至少他从来没有听过郭子凡这样,甚至于温情的,满带怀念的跟自己说话。

     “你记不记得在训练营的时候,有一天你偷跑出去,被教官发现的那次?”

      韩沐伯停下手头的动作很认真的想了想,有些丢脸的捂住额角,“越野输的那次,我记得,惩罚内容是带支酒回来,你们拿着酒喝high了,我的小腿被罚的抽了筋,太损了。”

  

     “后来我喝多了。”

  

     郭子凡还是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抱着膝盖缩在墙角,看上去十分疲倦,又像是整个人陷入云层的满足感,这让韩沐伯很想用手指去触碰他嘴角抿出的小梨涡,“那帮兔崽子,非怂恿我去亲一个男人。”

     

     “你真这么干了?”

     “嗯,不过那个男人没有发现。” 郭子凡转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身边的人。

    “是,是么。”  韩沐伯悲剧的发现自己心里熟悉的慌乱感又涌了上来。

     他和郭子凡之间,怎么说呢?不确定的因素总是要多一些。他们总是理智占了上风,不断的试探对方,小心翼翼的跨每一步,郭子凡是不在意,韩沐伯则是太在意。

     一个粗线条,一个强迫症。

    换种说法,试探让他们之间的一切行为都变得理所当然,交流的理所当然,触碰的理所当然,亲密的理所当然。

     可是爱情难道不是应该莽撞而热烈,不是应该不管不顾,一头热血的吗?

    郭子凡缓缓的阖上眼,说“韩沐伯,我好渴。”       他再睁开眼时,那抹缱绻已近消失的一干二净,又是一贯的吊儿郎当,“给哥倒杯水去。”



    好困,先写到这儿吧。而且沐凡的感情线怎么可能太顺利,毕竟纠结了这么多年,留点悬念是不是
     晚安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