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18

 

   
   夏之光听完陈泽希的那句话后,又被莫名其妙的撂了三天。
    这次要好一些,有人带他去洗澡,定时送饭,下午还能看会儿电视。
    
    只是房门口好几个彪形大汉面无表情的守着,还没出门就对他露出20颗牙,“先生,抱歉你不能出门。”

    “要是我想出呢?”

    “所以陈先生派了我们来。”

     夏之光随意的靠在门框上,表情软下来,“商量一下怎么样?” 他用小指暧昧的去勾保镖的衬衫纽扣,从空隙里伸进去磨蹭男人过于结实的腹肌。
  

   “考虑一下啊…就出去走走。”

   男人显然没有料到这个,条件反射的扭过他的手腕就推到了一边。

    夏之光却不知怎么接连退了好几步,直直的摔在茶几上,坚硬的玻璃角在他背上划出一道不浅的伤痕。

    男人这才又着急的靠近,想要把他扶起来。夏之光半张着眼,在男人弯腰抱他的那时候,凑到他耳边,声音轻得几乎听不清,

    “你猜我受伤了,陈泽希会怎么处置你?”

     

    夏之光早就知道陈泽希喜欢他,至于有多喜欢,日积月累的对峙里自然也能看出七八分。

     陈泽希虽然有时候暴戾,但虐待完之后,在他以为夏之光晕过去之后,总会温柔的去触碰夏之光新添伤口,零散的呼吸声昭示了他的慌乱。

      

     夏之光闭着眼也能感觉到他似乎想跟自己说的话。

     对不起,光光,对不起。

     我们这样,算计来算计去的,真是无聊透了啊。

     

     夏之光回过神,面前是男人一脸恐惧又愤怒的表情。你看陈泽希,这么壮的男人都怕你怕成这样,你还怪我太不懂事。

    果然,晚上9点,有人就按耐不住的踹开了他的房间门。

     夏之光趴在床上,背后撕裂般的痛感随着门颤动的声音又加剧了几分。

    “温柔点行不行啊,希哥”

    “我叫你哥,你能给我安分点儿吗?”

    “人权都没了,连点娱乐项目都不能有啊。” 夏之光看上去异常委屈。

     “勾引保镖,你的娱乐就是这个?” 陈泽希走近,讥讽的戳了戳他缠满绷带的背。

    “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这一声叫的尤其婉转,夏之光斜起漂亮的凤眼,满不在乎的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背,“我从夜场里出来,本来就是卖的,还在乎是谁吗?”

  

     “夏之光!” 陈泽希几乎咬牙切齿,“你找操是吧。”

      

      “我们谈个条件吧,认真的。”

      “你凭什么觉得我们可以谈条件?”

    

      夏之光爬起来,自顾自的拉着一脸铁青的陈泽希坐在床沿边,微微仰头看着他。

       “你做掉Black Crowd, 我脱离组织,然后陪你一辈子怎么样?”

      这次换陈泽希僵硬了表情,“你…”

      “我喜欢你,泽希” 夏之光凑上去堵住他的嘴唇,小心翼翼的用舌尖企图撬开他,可是面前的人死守着,好像在挣扎,“泽希…再信我一次,最后一次。”
      “我爱你啊”
     
     空气里仿佛有防线断裂的声音,深重的无力感和浓稠的眷恋交缠在一起,陈泽希探出舌头,入口都是酸涩的味道。
      可是他欲罢不能。

       

   你看我还是坚持了日更哒~
   照旧晚安
   么么哒

评论(2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