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21

 

  “爸爸,快点”
 
  华灯初上的街道,少年明显是打理过了造型,用发胶固定上去的头发,还有衣服精致的边角。此时却抱着大大的纸盒,欢快的四处跳跃窜动着。
  
  谷嘉诚懒洋洋的跟在后面,怀里抱着一大堆小屁孩四处搜罗来的玩具和零食。
   “嘉成儿,再买就拿不下了。”

   跑的老远的男孩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再一次蹲在摆地摊的商贩面前,拿起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冲他晃动着“哥哥,我要这个,多少钱。”
     “20”
     “行,后面那个老男人给钱,哥哥你记得拦住他。”
     
      “伍嘉成你给我站住。”
    然后追逐和打闹的声音又绵延了几条街。
   
    今天是小年,街上四处是置办年货的情侣和一家人。伍嘉成趴在江边的护栏上,伸长了脖子去看水面上漂浮的长明灯。
   “爸爸,你要许愿吗?”
    “不要。”

    伍嘉成撇了撇嘴,闭上眼睛,嘴巴念念有词。
    “小屁孩能有什么愿望。”
    “小孩有小孩的愿望,你管我。”

     “哎,爸爸,那边是什么,好漂亮。”
     “赌场,你别给我动什么心思。”
     “我也没说非要去啊…”

 

    偌大的牌桌上,漂亮的荷官把关键性的最后一张牌叼在嘴里,爬到B C老大的跟前,微微扬了扬头,把牌面露出来给他看,下身也不闲着的用脚尖挪出一张牌递给另一个人。

     Lucian从荷官嘴里抽出牌,奖励似的捏了捏她的下巴,“好像给了我一张不错的牌呢,待会分你一点好不好?”

      夏之光兴致索然的收回视线,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底下三人近乎淫乱的姿势。

     恰好泽希推门进来,“光光,无聊了吧,要不要先回去?”
     求之不得呢,夏之光连忙点了点头,拿起外套胡乱披在身上,好像生怕他下一秒会改变主意。
    
     与此同时,Lucian从赢得的筹码中抓了一把塞进荷官的上衣里,“走吧,今天到此为止了”

     楼梯上,夏之光挽着陈泽希撒娇的表情突然僵住了,Lucian在大门口,正吩咐服务员去替他开车。
    只要他看见陈泽希,就必定会过来冷嘲热讽几句,到时再不经意的问一句,您身边这位是谁?自己就完了。

     他已经看过来了,预料之中,他的眼神变得刻意而做作起来,一步一步开始走近。
     夏之光慢慢的往左边挪了挪,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10点钟方向300米处有一个安全出口,正后方600米处…

  
    “砰”  恐慌像墨水在羊皮纸上蔓延,一片混乱之中,只有男人的动作想定格了一般,眉心被子弹贯穿,留下了漩涡一般的洞口。

    夏之光差点脚一软从楼梯上摔下去,劫后余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同时,赌场对面的小阁楼上,伍嘉成透过步枪的瞄准镜,欣赏了一会夏之光脸上霎时间千变万化的表情后,正准备收枪,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身后细微的呼吸声,糟糕,刚刚开枪时太专注了,什么时候给人盯上了都不知道。

     
   幸好实在晚上  ,只要不出声,对方应该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伍嘉成屏住呼吸,小心的转过头,一片漆黑里,他只能看见来人的手中,端着一盏火光微弱的河灯。


     谨以此章送给我后宫众多的所以时光不曾别大大,祝你永远肾不衰竭,腰也没事。

       晚安(-.-)

评论(3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