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23

 

     不知道有没有最近刚到新环境的人

    像初升高,高升大…刚到陌生的环境,总是有种漂浮和不安定的失落感,特别难受,躲在被子里看着爸妈的头像,都鼻酸得要命。以后要是再回想起这时候,或许又是另一种感受了

                                ——送给在异地颠簸的你

                             (ps.我真的好他妈想回家想回家)
    

  

    “啊…嗯”  
    未关严实的房门里,不间断的传出些不友好的声音,影影绰绰交叠着的身影被投影到墙上,紧贴着,隐秘而情色。

    “呃…泽,泽希…不行” 

    “这样就不行了?光光,你体力好差。”

     深暗的灯光柔化了两人的身体线条,远远看去,像是连在了一起那样密不可分。

     体液在肌肤间交缠的声音在夜里被放大了数倍,以至于承受不住的少年发出了羞耻的抵抗。

      接着是猝不及防的敲门声。

 

      而且还锲而不舍,夏之光终于忍不住推开身上的人,狂躁的用枕头盖住脸,

      “到底是谁,靠,要死啊”

      本来是同样不满的泽希见他这种难得的可爱反应,一时也忘了生气,咧开嘴俯下身去大力的亲了几口,“等着,哥哥一会回来继续满足你。”

     “臭不要脸。”  夏之光按紧了枕头,感觉脸颊边冒出的热气就快要把自己蒸熟了。

       

      “卧槽,谷嘉诚你来干啥。”

      夏之光骤然拉下枕头,竖起耳朵微微凑了过去。

    

     “嘉成他…我让他走了。”

     “什么…鬼,走去哪,我说他一个弱智你就不能让着他点。”

      “他不是。” 谷嘉诚打断他,抬起头来,漂亮的眼睛里一片通红。

      陈泽希无措的退了一步

     “不是什么…老,老谷,你哭了吗?”

     夏之光知道嘉成多半是暴露了,谷嘉诚没有追究,他应该庆幸才是。只不过,心里多半有些不是滋味。

     感情这种东西,到底是有多害人呢。

     

     谷嘉诚把车钥匙扔给陈泽希,抬起衬衫随意的擦了擦脸,“我把车留这儿,走回去冷静一下。”

      “可是嘉诚,晚上风大。你这么晚来,不如跟我聊聊吧。”

      “你忙着呢不是吗,风大才好清醒。”

     

      江边的河灯还没有灭,一个挨着一个,像幼稚园的小朋友排着队等着老师给他们分发糖果。       晚上的风的确很大,谷嘉诚有些后悔刚刚没有开车过来。

    

     “一个人吗?”

      略有些低哑的声音,谷嘉诚漠然的转过头去,光影交错间,他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人未免也太好看了。”

 

      很高,修长的身,耳朵上带着可爱的兔子耳罩,精致的桃花眼弯起来的时候真是要人命。

   

      “我叫肖战。”

      “哦”

      “你不打算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不想。”

      “太冷淡了吧。”

   

       谷嘉诚戴上了卫衣的帽子,声音被风吹的有些零零散散,“我上一次在越战中,告诉了一个人我的名字,事实告诉我没有好下场。”

       

       “一朝被蛇咬就要十年怕井绳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好看,我想追你啊。”

      谷嘉诚转头看着他,肖战毫不畏惧的直视他眼睛,笑得一脸灿烂。
      
        “无聊。”
        “那你到底要不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啊,喂。”

评论(2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