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25

    伍嘉成完全就是被彭楚粤怂恿上来的,他根本就不会跳舞。
    只跟着随便做了几个动作,表情浪一点啥的,反正这儿的人看的也不是跳舞的技术。

    在他一个旋身准备谢幕下场时,眼睛却着着实实的对上了沙发里面无表情的男人。
     卧…了…个…大…槽
    不会这么巧吧,伍嘉成心虚的差点用头去磕钢管了。
  
   再转念一想,不对,我纯洁善良的爸怎么会到这里来,往他身边一看,很好,还有个大美……男?男!

  
  
    伍嘉成揉了揉耳垂,在逐渐高昂的音乐声里改变了主意。他突然脱下外套扔到观众席,然后慢慢的,往他衣服落下的方向走过去。

  
    人群渐渐分开为他让出一条道路,途中也不乏有不安分的手黏上来摸两把他柔韧的腰和挺翘的臀,嘉成毫不理会,只专心的走,最后停在一个黑衣男人面前,他大红的外套就掉在男人脚边。

    

    谷嘉诚就这样意兴阑珊的坐着,不动,也不挪开视线。

    头一次的,他眼里有了些挑衅。

     伍嘉成感觉自己的嘴唇莫名的有些干裂,很想用舌头去沾湿让自己好受一点。

     他慢慢的蹲下来,一手握住谷嘉诚的脚踝,一手搭在自己的皮带上。他的眼睛因为半眯着而显得狭长而上挑,虎牙尖尖的,舌头抵出在唇边舔了一圈,留下亮晶晶的印子。

      简直就是视觉冲击。

      谷嘉诚近乎有些粗暴的推开他,僵硬的脸看不出情绪,直直的大步向门口走去。

      “谷嘉诚!”

       蹲在地上的男孩突然凶狠的喊他,指甲扣进皮质沙发里,关节都已经泛白。

       男人停顿了一下,转头,却不是看他,“喂,肖战,走不走。”

        这人要是绝情起来,还真是招架不住呢。

   

     

      “哥哥,买支花好不好。” 脏兮兮的女孩捧着萎靡的玫瑰,扯着郭子凡的衣角央求着。大冬天的穿着单薄,实在让人心疼,郭子凡蹲下来,为难的摇了摇头“哥哥没带钱,不过我有这个。”

    小蛋糕。

    女孩的眼睛“蹭”的就亮了,眼巴巴的看着男孩手中巴掌大的蛋糕。

    郭子凡心里忽然的一抽,替她撕开了包装纸。

   “你多大了小孩?一个人吗”

   “唔……六…七岁!我有妈妈啊,不过我妈妈去美国给我买钢铁侠啦”

    “去了多久了?”

    “…嗯…210…天,可能是因为美国太远了”

     七个月。郭子凡揉了揉有些胀痛的眼眶,

    “那你叫什么呢?”

    “Anastasia”

     “这名字太长了,我给你取一个中文名字好不好?”

      女孩咧开嘴,牙齿上全是蛋糕里的巧克力酱。

      “好呀”

      “潺潺”

     “chanchan…?”

      郭子凡替她擦了擦嘴角的奶油,恍然的想起在训练营时候,那个“韩沐伯”难得温柔的说话,

  “你这么缠人,又馋嘴,叫你chanchan算了。”

   “哪个chan?”

   “溪水潺潺的那个”

   “为什么,好难写。”

   

      郭子凡从来没有想过去深究其中的原因,他只是突然的想到了潺潺的意思,流逝。

       短暂

       “哥哥,你哭了……”  女孩好像准备嘲笑他,可是表情像被凝固了一般戛然而止,瞳孔霎时放大。郭子凡骤然转身,可惜只来得及看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意识就被剥离了去。

        

      

      夏之光拖着酸软的身子,闭着眼睛从衣柜里捞了件衬衣出来。

      厨房里肆意的香味诱的他总算舍得起床了,扒拉着门框,眼睛还没睁开就大喊,“张姨,给我凉一碗。”

     “小少爷,一会我送饭去,你要是没事,我就晚上再过来行么”

      “行…陈泽希是吧。哎,等等。”

      “怎么了?” 

      “我去吧。”

         

       夏之光是真的有些动摇了,既然决定慢慢接受陈泽希,那就好好的去了解一下他的生活也不赖。

       一路上阳光都好像灿烂了些,夏之光暗自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懊恼着,怎么跟毛头小孩见到了自己暗恋已久的人似的。

      难为前台小姐还记得他,上次来这里还是在一年前,陈泽希发火把他在办公室里揍了一顿,鼻青脸肿的扛出来,还是这个前台给递的纸巾。

     “陈先生在休息室里,这会跟朋友聊着呢,需要通知他吗?”

      “别了,我悄悄来的呢。”

     夏之光冲她眨了眨眼,小跑进了专用电梯。

     休息室,休息室,休息室

     是这个门儿吧,夏之光不自觉的弯起眉眼。

     

     “我靠谷嘉诚,你又放弃了?到嘴的肉,好歹先开个房……”

     “先管好你自己吧,被骗了这么多次还往里跳。”

     “我也就玩玩儿嘛,骗过我的人,我能轻易放过他?……”

       “那你想怎样?”

       “先放养几天吧,以后再找个理由……”

       刚刚还晴朗的天,这会儿好像就快要狂风大作了似的。夏之光盯着手表,半个小时后,他敲了敲门。

        “进来。”

        “泽希?”

         推开门,夏之光捧着饭盒正笑的一脸的明媚。

     对,我就是这样任性的连虐了三对😃
     好梦,晚安
    
    

评论(4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