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27

   面前好像有一个人,站在比他矮一些的位置,白炽灯把他的身影拉的好长。
   冰凉的指尖挑开了自己的领口,暧昧的扯开。

   郭子凡的眼睛上像被蒙上了一层雾霭,努力的睁开也看不见眼前的事物,胃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而酸痛不已,上下唇相互触碰的时候能感觉到两层干裂的皮质。

    “啊!”  刺骨的寒水从领口灌下来,郭子凡骤然睁开眼,因为突然接触到强光,而让眼前又是几秒的黑暗。

      “终于醒了,小宝贝儿?”

      西装男的声音。

      郭子凡简直想胃酸倒流吐他一脸,你妈的死变态我…#&*%,草&#+,

     “别生气,来对屏幕打个招呼,你的旧情人可是马不停蹄的来了。”

     这一看就是外国人,马不停蹄是这么用的么!没文化…靠!你说谁来了!

     “子凡。”

     有些沙哑的声音,低低的,透过无数看不见的网络电缆传达过来,在狭窄的房间里缭绕。

    郭子凡一时委屈的不行,人就是这样一个脆弱的生物,一个人的时候坚强的不得了,一旦有了人依靠,你就恨不得把命都抵在他身上。

   “子凡,笨死了。”

   “闭嘴。”

     砰。

     男人突然抓起靠在墙上的棒球棍狠狠地打在郭子凡的肋骨上。

    猝不及防的攻击让他霎时惨叫了一声,整个人痉挛的颤抖起来,起码有两根肋骨应该裂开了。

    郭子凡一时连骂人的心思都没有了,勉强的睁开眼,模模糊糊能看见屏幕对面的韩沐伯愤怒的站起来。

     “眉目传情够了吗,韩沐伯,你留下,你的小男孩就能回家了。”

     

   

      不要,韩沐伯,这男的很变态,真的,万一你……脑子里千回百转,嘴唇却颤动着说不出半个字。

    郭子凡无力的垂下头,一滴泪滑下来,从被扯开的领口掉下去。划过冰冷的胸膛,带起轻微的刺痛。

   

      

      “好。”

      郭子凡被蒙上了眼睛,两个人架着他,不知往哪个方向拖拽着。

     好像是出来了,皮肤能感受到新鲜的空气,很快,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根本就不是要放了他。

      卑鄙。

      郭子凡闭了闭眼,不行,要是进了房间,就没机会了。

      

      被6个壮汉围着的少年突然脚下一软,显些跌倒在地上。

     “妈的,娘们儿一样,给我起来。”

      “呃……”  郭子凡摇摇晃晃的往前扑了几步,像是难以站稳的样子,一时竟然挣开了卡住他的手。

     壮汉不耐烦的上前,刚想把他拉回来,谁知道少年突然俯身摘掉了眼罩,单手撑在地上一个旋踢,放倒了临近的两个。

      “靠,快拉警报。”  

      郭子凡踩在男人的背上,借力向后空翻,一脚勾住一个男人,膝盖一弯,便绞断了两个人的脖子。

     再快点。

     郭子凡强忍着一阵恶心,眼前已经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色块,长期在暗处一时难以接受刺目的

阳光,头晕,胸闷,眼角抽搐。

    

     郭子凡的后背被偷袭了一掌,额头连着鼻骨磕在地上,这下真是五脏六腑都在抖了。

    一小支黑衣男已经从远处的那张门跑出来了,郭子凡挣扎着翻了个身,避开打下来的第二拳,

顺势抓住男人的手,借力起身,转头开始往外面跑。

   

     没有门,4点钟方向有两米左右的矮墙,很好。

      

      手已经抓住墙沿了,只差把膝盖抵上去…

      

      “Anastasia,哭一个,就让你妈妈回来,好不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尖利的哭叫从高塔上的扩音喇叭传出来,在围墙里回响着,还有空地上的扬声器,墙根里的音响,三百六十度的,凄惨的哀鸣。

      起风了,郭子凡只停顿的几秒,身子就被大力的扯了回去,整个人被摁在地上,粗糙的沙砾刮过脸颊,温热的血顷刻就涌了出来。

      竟然,觉得很温暖

   

       

      

       六点,陈泽希停在便利店门口,掏出手机准备给小孩儿发条短信,问问要酸奶还是巧克力,虽然他一定会两个都要,但是,总得讨到些条件来才划算……刚刚还匆忙说要回家准备惊喜,嗤,难不成还要来个制服诱惑?蜡烛皮鞭,人体盛宴……

      “叮”

      啧,小孩就是小孩,肯定等急了。

     陈泽希兴冲冲的划开短信,才看到第一句,笑容已经凝固在了脸上。

        

      泽希

        既然已经没有我留下的理由,就不必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毕竟天生为敌,何必再生枝节。

        狭路相逢,是我的运气。

          

     

        泽希想起有一年过节部队里放电影,里面有个男人说过的话。

        他说,“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很多曾经看过的小说,大多都是残缺的,没有善终的,在别人的故事里难过了好多次,最后把自己都迷失了。
      
      初恋是一个月就分的。他是个很单纯的人,一直到现在都对我掏心掏肺的好。
       可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再心软,也没有办法跟他共度一生。

       所以我希望,还是那句老套的话,喜欢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
      

       晚安


     

         

评论(2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