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29


     男人把韩沐伯的左手扣进铁环里,心情很好拍了拍他的脸蛋,“对了,你的小宝贝儿…你该不会觉得我真的会放过他吧?”

     韩沐伯的帽子还没有摘,低着头,遮了大半的脸,只看的见他微微掀动的嘴,声音轻的听不见 “我想也是。”

     

     “你说什么…” 

     西装男凑近了一点,谁知道韩沐伯的右手突然挣脱了,猛的一拳打在他的颧骨上,在他痛的弯腰时,抬起膝盖把他扣在地上,一手伸进他西装口袋,把手铐钥匙拿了出来。

      “我说,你真蠢。”

       “呵”  男人捂着脸,“你也是啊韩沐伯,轻举妄动有什么后果,你不知道。”

      韩沐伯脸色骤变,卡着他的脖子把他推到墙上,大力到能清楚的听见男人后脑勺磕上钢化墙壁的声音。

      “你试试。”

      “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三层楼的高度,郭子凡半个身子都悬在了窗外,摇摇欲坠,好像风一吹就会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失控的飘开。

    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突然崩断了,耳膜像被空气堵塞住,一片嗡鸣。

    眼前也越来越模糊,沙地不见了,青灰色的楼房不见了,层层包围的保镖打手不见了,只有那个少年单薄的身影。

     “韩沐伯,当年在训练营,你是怎么害死陈暖的,现在,我就怎么让他死,这跟公平…”

      训练营,陈暖,训练营,陈暖

      尖锐的痛楚从大脑皮层到神经末梢,韩沐伯撑着地面,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我想起来了,我…不,不是我

    

     “韩沐伯,那个女孩,你好歹给人家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躺一张床上就是上过了吗?”

      

     

      “韩沐伯,我求你了,你去跟教官解释吧,不然我就真的要从这里跳下去了。”

      “没空。”  彼时的韩沐伯正揣着创伤膏,心里满是另一个少年今天受伤的情景。

      这件事,他其实已经安排好了,只差上头批文下来。

     女人就是麻烦,还得解释…

     “砰”

      啧,还没耐心,韩沐伯对她的死的确是处于情感漠然状态,只是,一想到自家那个心软成性的,就心烦这件事心烦的不行。

       后来,好像是有个男的穷追不舍。

        “陈硝”  韩沐伯慢慢的转过头,脸还是那张脸,整个人却像换了个灵魂。

        “想起来了?” 陈硝的手伸进桌子底下,悄无声息的按了按一个凸起的地方。

    

      “可是来不及了”

       

      才不是呢,如果你真的很想做一件事,就没有来不来得及这一说。

   

      时间就真的如同被放慢了一样,浮云减缓了掠动,飞鸟停下了羽翼,奔腾的溪水为了搁浅鱼而逗留。韩沐伯有些痛恨郭子凡今天穿的是深灰的衣服,快要跟楼房融为一体的颜色,让他差点找不到他的身影。

  

     郭子凡在掉下去的那三秒里,想的是自己的新年愿望,放烟花的时候老头还在厨房里忙活着把饺子捞出来,他想,找个时间一定要亲一下这个老头,看看触感跟那个变态有什么不一样,以后…再深入了解一下,总是透过那个韩沐伯的影子,去接触这个韩沐伯,好像对他不公平。

     既然那个变态不会再出现了,那我们两好好过也行?

      

      

    最后一秒,郭子凡听到的是骨头明显错位折裂的声音,不是自己的。

    “韩…韩沐伯!”

    “小野猫,你真沉。”

     韩沐伯急促的喘息着,拍了拍郭子凡的背,“还能起来吗,帮我叫个救护车啊,腿骨应该折了……唔”

     郭子凡捧着他的脸,重重的亲了上去。

     真疼,嘴里还有沙呢。

  

    

      C市

       少年往咖啡里相继倒入了第五杯奶精和第三包糖,服务员不忍的停下来问他需不需要甜牛奶。夏之光摆了摆手,说自己才不喝那甜腻的玩意。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示意他收到了信息,划开,是嘉成。

         

        “我要退出了”

         手一抖,勺子掉进了咖啡里,溅的四处都是深褐色的痕迹。

        “之光,如果我死了,不要冲动。”

         去你妈的死了,去你妈的不要冲动,知道会死你还…很好,夏之光用差点没把手机捏碎的力气,给他回了条信息。

        “我陪你。”

  

          

        MOIS是从来没有见过光的组织,世人不知道的,才恰恰是最可怕的。

        带着所有的秘密退出,伍嘉成,你疯了。

        那你又是怎么回事呢,夏之光?

        大概是,也不清醒了。

      

        三天后,黑市的最高悬赏令,是两条命。

       


       江边,谷嘉诚塞了满嘴的虾,含糊的试图去喊对面的人,让他帮忙递一下纸巾。

          “干嘛呢?”

       肖战今天套了件粉红色的卫衣,看上去小了好几岁,嘴角一弯,露出两颗兔牙来,简直叫人心都化了。

        “没,就是有钱赚了。”

        “干什么的。”

        “怕吓着你。”  肖战拉过他的手,细心的帮他把蒜蓉擦干净。

        “我是要人命的。”

     

评论(3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