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30


    深夜,包裹严实的高挑男人反倒是有些引人注目。下班了的酒吧女摇摇晃晃的,一时不备撞进他怀里,抬头就跌进了帽檐下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让人很想要搭讪的瞳仁,又蕴着疏离的冷漠。
   “抱,抱歉。”

  
   男人礼貌的推开她,提着大大的旅行包,消失在一旁的楼道里。
     一路直直的走到天台,锁好门,在边沿处熟练的架上狙击台,透过红外线观测仪将对面的酒店仔仔细细观察了个遍。
     
  
    没看到熟悉的人影。明明是这栋楼…
    肖战换上了普通望远镜,又从上往下搜寻了一遍,五层,四层,三层……嗯?在第二层。
 
    窗户上贴了特殊材料,难怪了。反正本来也没指望狙击就能搞定伍嘉成。
    肖战倒是饶有兴致的看了好一会,这人演弱智演久了,行为似乎都有些低龄化的倾向。
    
     喜欢光脚到处跑,一上床就蹦哒,喝完牛奶后嘴边到处都是,也不记得擦,谁惯出来的毛病。肖战收了枪,把望远镜往包里一扔。
     算了,今天很晚了,明天再说吧。

   
   
    狭小的病房里,郭子凡坐在床头正在跟一个苹果做斗争。切的奇形怪状不说,也不管太大或是太厚,就往旁边男人的嘴里塞。

    韩沐伯费力的吞下一块苹果,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后颈敏感的地方。
    “记不记得上次你受伤的时候,我给你削水果?”

   “记得,你削的可好了,老头就是老…” 
    气氛一时就尴尬了起来,韩沐伯微微晃了晃自己吊着的大腿,叼着新递过来的苹果,漫不经心的样子,“子凡,你记性真不好,我最不会削苹果了。”

     “是吗”  郭子凡稍一恍神,差点把手指头给切了,“我忘了。”
    
     “他好不好。” 韩沐伯突然放低了声音,难得的有些紧张的模样。郭子凡笑着用黏乎乎的手去掐他的脸,“你管他好不好,我只喜欢你啊。”

    
     你看,那个的韩沐伯就从来不会这样直白的问我想要的答案,不会有这样热切锋利的目光,不会有总是张扬的眉眼,更不会这样,坦然的爱我。

   

    
     伍嘉成在酒店足足睡了两天,第三天被肚子抗议的实在受不了,打开手机正想点常吃的外卖,短信便如约而至。他这才想起自己用的是之前谷嘉诚买的普通号码,最容易被追查到的短号。

    找回形针想把卡取了,顺手先一步点开了短信。
    附了张图片,是谷嘉诚。
    头发凌乱,睡眼朦胧的在阳台上给花浇水,一看就是大清早的,前一晚可能还在一起过夜。
    备注了地点,时间是今天下午5点,希望见一面。

     来者不善呢。伍嘉成狠狠的把手机掼了出去,不知道到底是生气他拿人威胁自己,还是生气谷嘉诚竟然放人进他家里过夜。
     

    
     等陈泽希边开车边走完神,车已经停在了Alisa的酒吧门口。想想从第一次遇见夏之光到现在,真是过了好久了。

     干脆停好车,跟着热闹的人流走进去。今天似乎有活动,主持人在舞台上歇斯底里的手舞足蹈着,时不时发出杠铃般的笑声,引得泽希禁不住也跟着笑出声来,不知不觉的被吸引了注意力。

     一个嘉宾正在参加游戏,蒙着眼睛,触碰十个女人不同的指定部位,来猜出自己的恋人。

     有观众在下面小声的抱怨着,只碰一节手指啊,腰吗,这儿隔着衣服呢,那儿都长的一样啊,这怎么猜得出…

   怎么猜不出,如果在一起够久,是会产生一种直觉的,只要他站在你面前,你就知道是不是他。
   
     不出他所料,台上的男人竟然猜对了,女朋友搂着他的脖子感动的不行,看样子再来个戒指都能变成婚礼现场了。

     陈泽希点了杯马缇妮,等着看下一场戏,谁知道这无聊的游戏还真是没完没了。嘉宾换了三四个,游戏还是那个游戏。

     酒很快喝完了,陈泽希最后再环视了一眼,有些失落的抓了抓头发,看来一个人喝酒还真是没意思,下次得拉上老谷…

     出门时又有一大波人涌进来,相互推挤撞掉了他手里的钱包。陈泽希有些不耐烦的弯下腰去,费力的稳住身子去够自己的钱包,妈的,要不是里面夹着夏之光的照片,老子才不捡。

      一个又一个人从他身边经过,陈泽希终于把包拿了起来,直起身子的那一瞬间,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像过电般传遍四肢百骸,像用了十年的香水味钻入鼻腔,像睡了十年的床与脊椎的契合度,像触摸了十年的键盘上面的纹路与指纹的圈数重叠。

      是一种直觉,他在你身边,你就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