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31

 

     见情敌呢,是不是该穿的正式点?已经到了约定地点,看着座位前巨大的落地镜,伍嘉成顺了顺刘海,使了些力去捋衬衣领子上的褶皱。
     服务生自动上了杯咖啡,杯碟上压着一小张纸条。
    
     5013

    咖啡厅的楼上就是酒店,5013,房间号么,还弄这么浪漫。
    伍嘉成用勺子搅了搅咖啡面上的拉花,没有喝,把纸条揉成一团扔了进去。

   
     有想过是陷阱,毕竟自己现在处于边缘状态。进电梯的时候,伍嘉成还是有一些犹豫的,按着开门键只考虑了两秒,手机短信又进来了,屏幕被自己在早上时摔碎了,透过交错的裂痕,还是能清晰的看见是一条彩信。

     是夏之光,在公园的长椅上喂鸽子。靠,卑鄙么,只会这些威胁人的招数。伍嘉成十分嗤之以鼻,心里却被这一套吃的死死的。
    

     门没有锁,一推开便是满满的让人窒息的香味溢出来。玫瑰花的,蜡烛的,熏肉的。
     没有人在里面。
     搞什么,有话直说就好了,弄这么多花样也不嫌累。

       叮叮
     是信息,伍嘉成差点没再一次把手里的东西甩出去。

     要葡萄酒还是红酒?酒?酒你大爷,我要杀人了。

     很快,又是接二连三的信息,昭示了对方还不错的心情。

     他在逗猫,还挺可爱的。

     要不要跟我倾诉一下你们的甜蜜往事,说不定我一心软,就放过他了?

      伍嘉成伶牙俐齿惯了,果然没忍住,抱起手机就开始噼里啪啦的打字,我男人才没这么容易死,倒是你,虚张声势这么久连面都不露一下,这一趟你还真当成约会了?

      我可是很努力的为了你着想呢,你看,你家老大要你三更死,谁敢纵容你到五更?

      关你屁事

      做人得学着脑子多拐几道弯啊,小奶猫。

      这话可说的意味深长,伍嘉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抓起手机,想了想,回他

      我要葡萄酒

      服务生在两分钟之内端着托盘进来了,略带金色的琉璃杯,衬的里面荡漾的液体也染上了一层光泽。伍嘉成不着急喝,用身上唯一不显奶气的修长指节去抠杯沿上的纹路,另一只手不紧不慢的给肖战打字。

     我第一次在越南看到谷嘉诚的时候,简直要被他的打扮傻哭了,我在想,就这么一个人,老大居然用上了我。你不懂,裹着个大白头巾,身上脏的要死,在路边逗阿拉伯人的蟒蛇。

    后来,我发现他看上去痴痴呆呆的,心里却精明的不得了,简直记仇的不行。我这么喜欢他,可不能让他讨厌我。

     伍嘉成停了下来,僵了好一会儿,直到屏幕暗了下去,才又逐字逐句的删去,端起酒慢慢的送进嘴里。

      有点晕,强撑着给小孩打了个电话

       喂,喂光光,你知道什么叫天妒英才吗,你这么傻,肯定能长命百岁,我也是?别,别傻了,我可聪明了。

  

      手机摔下去砸在脚上,疼的他倒抽了一口气。

     意识就真的开始远离了。他有点后悔,这男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啊。况且还不知道那变态跟我男人到底有没有一腿呢,啊啊啊啊,变蠢了。

   

     

    

     韩沐伯出院那天,医生在外面单独给郭子凡叮嘱注意事项。

     郭子凡抱着药,有些心不在焉,偶尔看一眼房间里臭着脸的男人,似乎正不乐意护士的肢体接触。

   “医生,” 郭子凡有些犹豫,压低了声音,“你之前跟我说的,他的人格…”

     “他的另一个人格消失了,证明他好了。”

     “可是这不是他,这对主人格不公平。”

     “本来就不存在主副这一说,不管怎样都是本体分化出的人格,哪一个消失了,这个人就算是痊愈了。”

    

     郭子凡一口气堵在喉咙里,这样么,“那…那谢谢医生。”

      “不客气。”

       “郭子凡!你好了没有!” 房间里的人又在嚷嚷了,离开一会都不行,幼稚么。

       要是老头的话,估计连病号餐都能自己做好。

      嗤。

    “笑什么”

    “没,想起一个老朋友”

   

    嘉成方面写的有些匆忙,预计两三章内就结局了,还有什么疑问没解开的可以留言,我下一章写。
    最近又要考试,忙,就不回评论了,怕回了这个那个会吃醋啦啦啦啦啦啦
    心里知道我爱你们就好
    晚安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