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我与我的不可见光

  
      “泽希”  少年喊他的声音暧昧的像石子在湖面上点过,不停的激起一小圈一小圈的波澜,却又迟迟不深入。
      
      男人遏制不住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泽希”  少年的脸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微凉的手指撩拨着他发烫的皮肤,“你看看我呀”

    
       男人努力的低下头,可是怎么挣扎,眼前都是一片深谙的重影。
       “看看我”

       视野里突然射进一道强光,陈泽希猛的睁开眼,条件反射的扫落了手边大大小小的杂物。
       门口高大的男人弯腰放下手里的购物袋,疲倦的摘下眼镜,觉得太阳穴剧痛无比,“泽希,你该把那玩意戒了。”

       从房门外穿透进来的光打在陈泽希的脸上,凌乱,憔悴,红肿的眼球几乎要把上眼皮多挤出一层来。

       陈泽希慢慢的放松,懒洋洋的重又躺回去,“每天去嫖娼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怎么,你的小浪货没求着嚷着让你……”

        “砰”  一个红色的盒子直直的砸在他脸上,蹭过眼角,划出道血痕来。
         

         “你今天的晚饭,记得捡起来吃了。”
         男人淡漠的瞟了眼地上见了底的红酒瓶,和塑料纸上的星星点点的白色粉末,动作毫不温柔的甩上了门。

          陈泽希撇了撇嘴,有些委屈的把饼干盒子捡起来,幸好,还记得买草莓味。
      
          
      
          韩沐伯一直觉得自己做过最蠢的事,就是两年前圣母心泛滥的把陈泽希这烂摊子弄回了家,原本也算是干净整洁,阳光温暖的小独栋,硬生生营造出了一种美利坚红灯区的糜烂感。

        
         半夜下楼喝个水,都怕不小心踩到空瓶摔成脑残。更别说他那个唯一不太好的小秘密。
   
        噢,多亏陈泽希,这已经不是秘密了。
       他喜欢市区gay吧的那个小男孩,就是那个,每天伏在男人堆里,长的还算直男,张开大腿能骚出天际的小矮子。
  

         韩沐伯深吸一口气,  生活到底能不能美好一点。

          “沐伯,太干了,请给我拿瓶水”
  
           韩沐伯微笑,怎么就没给噎死你老人家呢。
 
          “照顾一下残疾人,谢谢啊”

           对,脑残是该被多关爱关爱。

  
        
       其实很想换CP写写,但是习惯了写希光沐凡之后,写其他都有些不顺手了。
       给还爱我的小天使比大大的心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