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_KKK

沉息

   
        赶飞机赶得头晕脑胀,憋不出正文,但妇女节总要发点小福利什么的,那啥,写的不好,一点心意,(ˉ﹃ˉ)。

    

     

  

       “ 被他骗了这么多次,这次能不能长点脑子。”  谷嘉诚此时恨不得一巴掌甩到男人颓靡的脸上。心里对那个褒姒妲己一般的人物又多了一分憎恶。

    

     陈泽希不答话,怎么回答呢,到底是自己错了,喜欢这玩意儿就跟毒药似的,伏特加混了摇头丸,还戒你大爷的戒。

     那人带着自己的身家性命在三个月前就没影了。身家性命,身家是组织里的核心资料,性命,则是他,你把我的命都带走了,怎么不干脆把我也带走。

      现在突然的消息,又是想怎样呢?

    “我明天就去自首,今天下午5点,来城北火车站见我最后一面,好不好。”

     好,好个球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过是仗着我拿你没办法。

        心里是这么想,事实上,

       “最后一面,我要不要去。” 

       “陈泽希!” 谷嘉诚火了,小小的木桌被他推到一边,酒液沿着杯壁震颤着抖了出来些许。

       “你有点出息”

        “嘉诚…”

       陈泽希难得无助的想要留住离开的男人,平日里结实的脊背弯下来,勾出一个脆弱的弧度。

 脑子里是谷嘉诚数次无奈的叹息。

      陈泽希,你要是在古代,就不只是会干出烽火戏诸侯,所誉贵之,所憎诛之这种事了,要是他一句话,你能把自己的心都挖出来双手奉上你信不信。

      信啊,怎么不信。

       

    

      夏之光躲在火车站的一个通风口后面,隔着几厘米宽的缝隙,费力的朝外张望。

     “不打算出去见他吗?”

     郭子凡在他后面用就报纸扇着风,扉页上是他们两人的通缉令,硕大无比的头像,看得让人触目惊心。

      “人都没来,急什么。”

       夏之光低头看了眼腕表,五点过十分。

       “狼来了的故事,你听过吗?”

       “不要这样,光光。”

       “信任是很贵重的,我可能,已经用完了。”

      少年弯着腰,一边说着丧气的话,一边眼睛却不肯离开通风口,生怕错漏了什么,这辈子就再也看不到了。

       

       终于,站口有一抹熟悉的身影在走进,夏之光近乎贪婪的看着那个模糊的影子,虽然带了口罩,但是衣服是他买的,他记得。  

   

       人影停在了不远处的位置,很久,夏之光深呼了一口气,果断的转了身,“子凡,走吧。”

       

    “确定了?”

    “老子就没有后悔过。”  

     夏之光敏捷的曲身往外跑去,脱下工作人员的制服,低着头光明正大的往门口快步走去,泽希,最后一面,我见你就够了。

       他把手搭在玻璃门把手上,推开门,上路边那辆黑色的车,然后飞去世界上一个无名的角落,这辈子,就可以这么过了,没有纷争,也没有陈泽希。

       “这次也要骗我吗?”

       玻璃门的那边,是他无比熟悉的人。

      “泽…泽希?你不是在车道…”

       “只准你骗我,不许我扳回一成?。” 

       那真是,完蛋了呢。

       以后的日子,可能只有陈泽希了。

  
       乱七八糟毫无主题,如果我以后写了悲剧,你们可以回顾一下这一章假装是喜剧。😃😃🙆🙆

评论(10)

热度(39)